交响乐《王羲之》“二改”专家修改会发言摘编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4-30 浏览次数:

   探索具有中国气质的交响乐创作周湘林(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、教授):《王羲之》是叶国辉教授近年来在音乐创作之路不断探索、总结、实践的重要成果之一,通过修改打磨,作品在交响乐的音乐结构、音乐语言等方面更加凝练,管弦乐队的配器以及舞台演奏、演唱方面均有一定的提高。

   自中国第一部交响乐作品《怀旧》(1929)诞生以来,中国作曲家在交响乐创作领域不断探索。

   从全盘照搬、全面模仿和学习,到今天已初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交响乐创作,整个探索过程充满艰辛和曲折。 叶国辉教授自其《晚秋》的创作开始,就有意识地注重中国特色的当代呈现,形成以“单音”构筑、缠绕式音型状态为主要特征的创作模式,形成了一定的个人风格。 如何在音调、语言、神态等方面,通过恰当的交响语言准确展现中国气质、体现中国审美,不仅是《王羲之》需要进行不断的探索,也是整个中国音乐界的孜孜追求。

   平衡配器比例,改进扩音方式于阳(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工程系主任、教授):《王羲之》用交响乐思维和语言展示中国传统文化,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,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都具有相当高度。

   经过“一改”,作品从表现形式、整体结构、音乐语言、个人风格表达等方面,均有整体性的提高。 为帮助《王羲之》进一步提高,不断接近经典,提两点修改建议:一是,在女高音独唱开始后的部分,乐队音响略显厚重,独唱部分不够清晰,建议在配器方面有所调整,对整体比例作平衡;二是,童声的扩音方式有待改进,现在的声音显得不够自然,在效果上与整体音响也有所脱节,没有充分融合,建议从技术上进行改进。 继续打磨提高,增强艺术感染力杨小勇(浙江音乐学院教授):《王羲之》是一部艺术价值很高的音乐作品,内涵丰富,气势宏大,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,竹笛、童声和女高音的运用,构思巧妙,打动观众。

   从“一演”的整体效果看,作品完成度很高,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,需要在后续排演创作中继续打磨提高。

   第一,女高音在张力、表现力、咬字以及对韵律的把握方面都非常准确,但因音域相对较低,导致很多地方听不见歌词,尤其在唱到“仰观宇宙之大”时,问题比较明显,希望后续加强。

   第二,小女孩的童声演唱给人原始感,没有训练后的生硬感,让人听起来很舒服,但目前小女孩因为扩音而与整体音效有些差异,建议适当调整,使音效结合更贴切。 另外,小女孩在表演上还不够成熟,略显紧张,后面可以多给予指导和培养。

   不断探索民族音乐与交响乐的融合许舒亚(上海音乐学院教授):《王羲之》“一演”很成功,无论是乐队、指挥的配合,还是竹笛、女高音、童声的表现,都很投入,对音乐的诠释也非常清晰。

   就作曲而言,叶国辉教授的创作在国内显得较为独特,其本人对音程的设计非常专注,形成了一定的艺术个性。 从宏观的角度讲,交响乐的结构与话筒的使用是中国音乐界长久以来的问题,《王羲之》的创作展演不可避免地面临这两大问题。

   在西方传统意义上,真正的交响乐并不采用话筒,但中国独特的民乐乐器、人声演唱等,由于自身特点无法脱离话筒,造成一种矛盾;在交响乐结构方面,西方以黄金分割点作为曲式结构的惯例,未必适合中国民族音乐的表达,尤其利用唱词形成一种结构时,因此,如何将民族音乐与交响乐更好地融合,需要包括《王羲之》在内的所有中国交响乐进行不断探索。 另外,建议《王羲之》的演出周期缩短一些。 完善作品细节,打造经典力作徐昌俊(天津音乐学院院长、教授):交响乐《王羲之》采用现代作曲手法,将中国古代文人、文化与现代交响乐有机融合,将传统与现代有机融合,将东方元素与西方元素有机结合,是一部集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体的优秀作品。

   如何帮助《王羲之》不断修改完善,打造成为经典力作,提四点建议供主创参考。

   第一,目前竹笛的出场次数偏少,作用发挥得不够充分,希望后续多作加强;第二,在女高音的人声与音调的设计、节奏和韵律的处理等方面,显得有些拘谨,与整部交响乐乐队的手法相比过于保守;第三,在童声部分,适当穿插器乐段,使整个作品结构更有机;第四,女高音的语汇和乐队的语汇之间结合得不够自然,可以稍作调整。

   展现“书圣”的豪放气质汪涌豪(复旦大学教授):《王羲之》的音乐结构在继承古典音乐均衡性特征的同时,又有一种跳动的、浪漫主义的色彩,富有浓郁的现代性。

   从题材的角度看,用音乐的艺术形式表现“书圣”王羲之的形象无法面面俱到,但王羲之潇洒、豪放的倨傲性格可以着重表现。 历史上,王羲之辞官后与道教徒的来往非常密切,同时道教作为中国本土化的宗教,历史源远流长,具有鲜明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,如果可以在交响乐中适当地融入道教音乐的元素,既体现出王羲之与道教的关系,也使作品更具中国传统文化特点。

   另外,向主创推荐一本研究王羲之的著作《迈世之风: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》(祁小春著)。 该著作资料丰富,考证兼具论述,对“王羲之”的主题创作或许有所裨益。

   赋予更多象征意义,提升作品民族化表达罗怀臻(上海市剧本创造中心艺术总监、一级编剧):从整体来看,《王羲之》有三点独特之处:第一,在音乐作品的文学性方面,可以感受到作曲家对生命的回顾,有平淡,有自由精神的张扬,也有对隐逸的向往;第二,《王羲之》是在新时代特征、新时代审美的时代风气下产生的作品,不同于过去技巧性的创新,而是整体性的创新,这种创新也是对个体生命的体验和民族文化的回顾;第三,在民族化审美表达的把握上,《王羲之》处理得十分恰当,将经典性和民族性、规范性和个别性进行了有机结合。

   除此之外,希望作品在民族化、个性化表达等方面可以进一步提高,比如为竹笛、女高音、童声等元素加入象征意义,提高交响乐的整体表现力,使其成为作品深层的一部分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